褚洱

一个钟情于H2OVanoss的游戏宅。

Cold spring day in Boston

*系列短文第二弹

*厚颜无耻地蹭个Del大哥的生贺(滚)

*没想到 junior year 简直忙到爆炸,这篇拖了好久才放出来实在抱歉,但我不会放弃继续产出,毕竟他们两个这么甜(。)

*绝对会ooc,绝对有bug

*有借鉴他们在现实中确实发生的一些事,但请勿当真23333

*DV向!DV向!DV向!

如果以上都没问题,那么请往下拉————


*

虽然已是早春时节,但波士顿的天气仍然湿冷阴沉。

阴雨连绵的日子已然持续了一段时间。这天也是如此,空气阴冷潮湿,灰暗的天空淅淅沥沥地撒着小雨。

Vanoss淋着雨,在后湾充满维多利亚式风格的街道上漫步。他环顾四周行色匆匆的路人,却并不着急寻找避雨的地方,只想尽情享受这难得的自在时光。

几天之后,全球年度最重要的游戏盛会之一——PAXEast就要在波士顿如期举行,这当然也正是他不在洛杉矶的家中工作、而在波士顿的街头闲逛的原因。经过一番规划,他最终决定提前半个月出发,先回加拿大探望双亲,再前往波士顿参加PAX East。

他当然和一些平日很亲近的朋友分享了自己的行程,想要邀请他们一起——毕竟旅途漫漫,孤身一人难免无聊——但大家各有各的安排,最后都没法成行,Vanoss只好遗憾地放弃了这个想法。

“嗯……其实你可以试着问问Delirious,看看他能不能和你一起去。况且你要去波士顿的事也没跟他说,我总觉得……这不太好。”Moo对因为朋友都不能成行而稍稍有些失望的Vanoss说,语气颇有些担忧。

那时候Delirious和其他人并不在线,群聊里只有Vanoss和Moo。

想到那位自己至今仍然不知长相的友人,Vanoss不禁苦笑出声:“怎么可能啊,Brock。我认识他快五年了,到现在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他这人又固执又那么重视自己的个人隐私,根本不可能为了我破例的。你看看前年Luke为了让Delirious跟他一起去PAX费了多大的劲,结果一点用都没有。他们两个都认识十多年了,Delirious照样说不去就不去。”

Moo听出了他话里可能连本人都没有注意到的小小委屈,不禁莞尔:“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Evan。”

“也许吧,我也许会试试。”Vanoss轻声笑道,以此回应老友的关心,心里却拿定主意绝对不会去问Delirious,也绝对不会让Delirious知道自己要去波士顿的安排。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闹什么别扭,但就是想这么做。

于是最后就那么定了。

他只身一人登上了回加拿大的班机,在家停留了一周,度过了一段非常愉快的家庭团聚时光,然后又在PAX开展前一周抵达了波士顿。

他打算抓紧这一周在波士顿好好观光一下,不然之后他大概就很难再有自由行动的机会了。

他清楚到时PAX上会有很多的活动要他参加,不管他愿意还是不愿意,这几乎已经成了一种身为知名YouTuber的义务;PAX期间随便在外面走两步就有可能碰到粉丝也让他十分头大——他虽然爱护自己的粉丝,也乐意与他们在线下互动——但不管走到哪里都有可能会被人认出来、然后被热情地团团围住甚至一路跟随,这实在让他难以应付。

跟他私下里关系亲近的人都知道,Vanoss其实真的算不上是个善于主动与人交际的人,也不喜欢随便抛头露面。说实在的,他有轻微的社交障碍,在人多的公开场合时常会觉得焦虑和不自在。

有的时候,他甚至会质疑自己当时露脸的决定——自那之后他显然再也不能像过去一样随心所欲,日常生活有了诸多限制和义务,有时候甚至连他的隐私都会被人们窥探。

他从来没有勇气把这些想法直接说出来,但他一直都能理解Delirious为什么不愿意露脸,也一直都在暗暗羡慕着Delirious——在保护自己自由自在的日常生活上,Delirious做得比他好太多了。

Vanoss叹了口气,甩甩头想把这些不那么愉快的念头赶出脑海。回过神时,他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卡普利广场。

这广场在波士顿当地很有名,就算天气阴冷、小雨不断,也有不少市民和游客在附近活动、游览。他花了不少时间,把广场周边的地标建筑——三一教堂、汉考克大厦和波士顿公共图书馆——都转了个遍。

时间已近下午,天空还是乌云密布,小雨还是绵绵地下着,而Vanoss已经开始后悔出门时没带雨伞、之后又耍酷冒雨在后湾散步了——他现在浑身湿冷,急需暖气和一杯热可可,好让身体暖和起来。

他很快就在广场近旁的街角发现了一家装潢看起来颇为温馨的小餐馆。

Vanoss赶紧钻进店里,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摘下已经湿透的鸭舌帽,随手捋了捋头发——还算好他一直有出门戴帽子的习惯,拜帽子所赐他的头发倒没怎么湿,不然今天回去铁定感冒——然后跟过来招呼生意的店员点好了单。

三明治和热可可很快就端上了桌,餐馆内暖气也很足,这下Vanoss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靠在沙发长椅上,歇息一会。他解锁手机,查看起各类社交软件推送的消息。

他先和几个定好要来PAX的朋友报了平安,又把自己下榻酒店的地址告诉他们,之后便打开Twitter浏览之前错过的动态和消息。

一开始都是些没什么意思的新闻和个人动态,他草草扫过便接着往下翻,直到两条Cartoonz的新推文让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两条推文都不长,但却牢牢地抓住了Vanoss的注意力——

“已经想好新T恤上可以印什么了:‘我知道@H2ODelirious长什么样’xD”

“我可是见过@H2O Delirious和@Ohmwrecker的人,哈哈哈”

Vanoss心里蓦地一紧,然后一股莫名其妙的火气很快就涌了上来。他为什么非要拿自己知道Delirious的长相说事?

他明明清楚在那么多关注Delirious的人之中就只有他知道,就只有他见过Delirious。他这样炫耀……真让人不爽。也就是因为他和Delirious从小认识,所以他才会知道……

Vanoss很清楚自己在嫉妒,心里某个角落也震惊于自己对朋友居然有如此之强的占有欲,但他却说不清这股嫉妒的来源。

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跟他甚至比和Tyler、或者和认识好多年的Brock还要要好。对自己的挚友有点占有欲也是正常的。Vanoss这么反复告诉自己。

他也清楚嫉妒Cartoonz完全没有道理、这种行为真的再幼稚不过,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这太蠢了。Vanoss气恼地按下待机键,把手机随手扔在桌上,为自己的无理取闹生起了闷气。

他看向窗外依然灰蒙蒙的天,心烦意乱,时不时抿一口热气腾腾的可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打扰一下,请问你对面有人吗?”

一个男人的声音打断了他的神游。他蹙着眉飞快地扫了对方一眼,最后还是没能控制住烦躁的情绪,态度堪称粗鲁:“你一定要坐这?店里座位不是还多着吗?”

他本以为不甚友好的姿态会让对方知难而退,但没想到那个男人非常固执,说就是想看街景,坚持要坐在他对面,因为那里位置最好——他又不想对着一个陌生人大动肝火,便只能随他去了。

他和陌生人就这么相对坐着,默默无语。

Vanoss不喜欢这样的处境。他本来就有轻微的社交恐惧,现在又跟一个之前只说了两句话、且对话还不怎么愉快的陌生人坐在同一个相对封闭的隔间里,这无疑更让他精神紧绷,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尴尬之下他别无选择,只好拿起手机装作在查看上面的消息。在这过程中他偷偷地观察过陌生人,生怕他在打量自己——还好没有,陌生人只是将脸侧向窗户一边,全神贯注地看着外面的街景。看来他是真的想看街景,Vanoss心不在焉地想。

不一会对面的陌生人也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他把手机横着举起来,应该是在给外面的街景拍照。之后他把手机放下来,手指在屏幕上摁得飞快,看起来是在跟什么人聊天的样子。

Vanoss很快就对陌生人失去了兴趣,他把注意力收回来,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之前写了一半就被自己扔下的谱子,干脆拿出纸笔重新开始构思那首没有完成的吉他曲。

他想得太入迷,自然没有发现坐在他对面的陌生人在偷摸打量他。

两个人都默不作声,各忙各的事,安静了很长时间。就在Vanoss几乎要忘记自己对面还坐着一个陌生人、并且已经对这样的沉默感到舒适的时候,那个陌生人开始躁动起来。

他在那边一会又是清嗓子,一会又是咳嗽,好像坐立不安的样子。Vanoss受到了打扰,心里不快,但又好奇对方到底在干什么,便不动声色地抬眼看了看陌生人。

那人眉头紧锁,颧骨因为后牙咬紧而更加凸显,脸颊也泛起一层薄薄的红晕。他颇为用力地捏着手机,一副气恼又挫败的样子。

看来他的聊天对象很难缠,搞不好是任性的小女朋友之类的,Vanoss心想。他摇摇头,本想接着构思他的谱子,却发现因为刚刚那一阵骚动,创作的思路又断了。

他只得认命,重新刷起Twitter。

他刚一打开Twitter就立马有一条Cartoonz的新动态提示弹出来:“刚刚在芝加哥降落。闻起来像是@Ohmwrecker在这里。”

这么说,Cartoonz去芝加哥找Ohm了。

这回Vanoss纯粹地羡慕起Cartoonz来。

天,Cartoonz可是要去见那位混迹YouTube十年有余、却也一直没露过脸的YouTuber啊。

Vanoss跟Ohm熟识的时间算不上长,但Ohm这人有一种奇妙的亲和力,这让他很快就同Ohm亲近起来。平常一起玩游戏时,Ohm就像家里最年长的大哥,很会照顾人,他会不正经地开玩笑、但也能沉稳地carry全场——如果有可能他也很想见Ohm一面。

除此以外——虽然Vanoss不愿意承认——他隐隐发觉自己相当羡慕他们两个人的友谊。

毕竟,Ohm给了Cartoonz足够的信任,愿意在他面前露脸。

Vanoss转念就想到了Delirious——但他和Delirious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吗?这样的可能性实在是微乎其微……

在陌生人突然开口打断他的思绪之前,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用手胡乱捋着半干的头发,还重重地叹了口气。

“咳,嗯……所以,看起来今天不太顺哈?”

Vanoss当下正心烦意乱着,也奇怪这人怎么老来烦他,语气自然很不友善:“谢谢关心,但不关你事。”

陌生人稍微愣了一下:“你对不认识的人都是这种态度吗?”

“不。一般不是。”他在尽力压抑语气里的不耐烦。

“那你跟熟人就是这样?”

Vanoss不置可否,不想跟他纠缠。

但陌生人明显是擅自把他的沉默当作了默认。

“哇喔,那我得说我很荣幸咯?看来我已经算是你的熟人了。”陌生人语带笑意地说。不知道为什么,Vanoss对这种调笑的语气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但他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听到过。

WTF?你在逗我吗?我这是碰上来搭讪的了?手法还那么糟。

但不可否认,这下这个陌生人彻底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Vanoss终于抬头,把对面的人仔细打量了一番。

陌生人看着要比他年长一些,留着深褐色、两边鬓角剃得很短的短发,蓝色眼睛炯炯有神,相貌硬朗,身板精瘦,黑色夹克里搭着一件藏青色的T恤——Vanoss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人看起来颇有魅力,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那位陌生人冲他大方地笑着,面对他的样子比起刚开始时已经游刃有余了很多,一点也不拘束,这种感觉就像是他终于放开了手脚——这可不太像是试图搭讪陌生人时会有的情况——

Vanoss突然灵光一现。难道这个人认识我?

他清楚可能性不会太多。从实际上考虑,这人有很大的几率是他或者是他们“香蕉车战队”的粉丝,只不过这位粉丝可能正好是比较放得开、爱和别人瞎闹的那种。

Vanoss决定开门见山:“你认识我,是不是?”

对方脸上出现了一个惊讶中混杂着欣赏的微妙表情。他在尽量压抑自己说话的音量,但还是藏不住声音里的兴奋:“我认识你,我当然认识你。你在YouTube上名气可不小,大名鼎鼎的VanossGaming。”

果然是粉丝。Vanoss感到自己的脑袋隐隐作痛。没想到有意提前抵达波士顿、更没有把行程广而告之,居然还是被粉丝碰上,看来休闲自在的日子要提早画上句号了。

他认命地叹了口气,脸上浮起一层礼貌性的笑意:“老兄,你也太会玩了,居然装作是来搭讪的……但我不得不说,这招可能没你想的那么高明。”

“我从你有两千订阅时就开始关注你了,算是你的老粉丝,”那个人对着他挤了挤眼,“如今终于见到真人,逗一下也不过分吧。”

Vanoss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只好垂下眼避开对方的注视,轻声回应道:“嗯,老兄,谢谢你。”

“呃……那我可以跟你要个签名吗?”

Vanoss点点头,接过那人翻了半天才找出来的记事本:“有什么想要我写的吗?”

那位粉丝沉吟片刻,脸上表情相当纠结。最后他终于拿定主意,一副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实际上,有。这个签名我想送给一个很重要的朋友,能请你再写一句话吗?就很短的一句话?”

“没问题。内容是什么?”

“嗯…那就先签下你的名字,对,就在这,然后麻烦在这下面写‘以此送给我最亲爱的朋友……’” 

Vanoss先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一边复述一边把这句话写下来,“‘以此送给我最亲爱的朋友……’”

“接着是落款,我的名字,‘……Jonathan Smith。’”

“‘……Jonathan Smith。’”

Vanoss按部就班地把这个名字写了上去,但他很快就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嗯?Jonathan…Smith??Jonathan Smith???”

这是巧合吗?

Vanoss狐疑地看向那位粉丝,发现对方脸上的笑意越发加深。

“没错,落款是Jonathan Smith,我的名字。就是你知道的那个Jonathan,aka H2O Delirious。”

这不可能是真的。

他想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好笑,因为那个自称是H2O Delirious的人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这笑声,他实在、实在是太熟悉了。

怀疑变成了确信,Vanoss慢了半拍的大脑终于跟上了现实——

眼前的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他独一无二、绝无仅有的挚友。

他是H2O Delirious。

他就是H2O Delirious。

Vanoss下意识地掩住了嘴,他知道这个动作看起来估计相当娘炮,但他已经不在乎了。

说实话,Vanoss做梦都没想到他和Delirious的初次见面居然真的会那么戏剧化。就跟那些该死的FanFic里臆想的一样。

不,不要搞错他的意思。他没有在对FanFic的作者们发牢骚。他尊重这些作者,也清楚创作的不易——实际上,他私下里对这些粉丝怀抱着对他们的爱意而创作的作品有着颇为开放的态度,只要不描写得太过火、太黏腻,他并不介意适当读一点(FanFic当然是Nogla给他推荐的,不过他并不想知道Nogla是从哪找来的、更不想知道为什么他会知道那么多FanFic),有时甚至还会惊异于一些粉丝出众的文笔。

说真的,抛开故事的主角不谈(他经常自欺欺人地忽视这个最关键的问题),有些FanFic确实还挺有艺术感的,绝对称得上是质量优良的文学作品。他时常为自己能有这样有才气的粉丝感到骄傲。

FanFic里有很多都是描写他和Delirious的初遇、之后再迅速坠入爱河的。这类内容的FanFic能在他的心头好中排到第三位——他最喜欢的无疑还是描写他和Delirious平日如何嬉笑玩闹的FanFic,其次是那些把他们放置于游戏设定世界里的故事——再说一次,不要搞错他的意思。他是喜欢这类FanFic没错,但他对其中大量的、浪漫的爱情因素并不是那么有兴趣。他是对FanFic里如何描写他与Delirious戏剧化的初遇欲罢不能。

……啊,跑题太多了。

总之,他想表达的意思是,他曾经看过不少描写他和Delirious是如何初次见面的FanFic,里面戏剧化的初遇千奇百怪——而他,做梦也没想到,他在现实生活中和Delirious的初次见面居然真的和FanFic里的描述一样,戏剧化到不可思议,简直让人怀疑这到底是现实生活还是小说创作的情节。

只能说一句,人生如戏。

FML。

神游了不知多久,这下Vanoss终于回过神来,却发现Delirious还在那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与此同时他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于是立马用手捂住了对方的嘴。

“你蠢啊!小心被别人发现,那不就本末倒置了吗?”Vanoss在Delirious噤声之后盯着对方、压低声音说道。他等到对方有些吃惊但又好笑地点点头,这才把手放开。

两人安静下来,一时竟没有人先开口说话,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Delirious清清嗓子,调整了下坐姿。

他抬眼直视Vanoss的眼睛。

那双明亮的眸子在雨后初晴的阳光下,映射出摄人心魄的蓝色。

“So,surprised?” 

“Surprised.” 

Delirious扬起嘴角,绽放出一个比窗外阳光更加炫目明朗的笑容——这回,坐在他对面的Vanoss也发自内心地微笑起来——

“Well,it’s nice to finally meet you, asshole.”

“Me too, bitch.”

波士顿这该死的、湿冷阴沉又阴雨连绵的早春日,可总算是放晴了。



Side V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68 )

© 褚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