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vilion130

一个钟情于H2OVanoss的游戏宅。

Are you angry?

*入圈近三年,终于手痒下海

*人生第一篇产出就献给H2OVanoss了,我爱这两个笨蛋

*系列短文第一弹

*绝对会ooc,绝对有bug

*是DV向!DV向!DV向!请注意避雷

如果以上都没问题,那么请往下拉——

                                                                                                                     

如果想当然地以为每个周五晚上都是“团结友爱”的GTA之夜,那还真是大错特错。Delirious看着今晚已经在屏幕上出现过不知多少次的“wasted”,颇感无奈地笑了笑。

 

“嘿,Delirious,过来看看我的新车!”

“哇喔,新车啊Wildcat!等下,我马上过来……啊!!!!”Delirious熟练地操作着手柄,刚刚控制自己的角色走近那辆外形流畅的豪华跑车,一阵突如其来的爆炸就把穿着蓝色兜帽衫的小丑掀翻在地。“我靠!Wildcat你个贱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gotcha bitch!”

Delirious听着Wildcat在公共聊天频道里狂笑,也跟着笑了出来。Wildcat总喜欢闹他,这很正常。

之后,是一串接二连三的整蛊。先是Lui在他好不容易开着飞机、马上就要到山顶的时候,用精度惊人的一枪把他从远处狙击了,害得他挑战失败;然后在过街的时候被Terroriser开车撞飞;再往后,被Nogla雇来的抢劫犯抢了7000美元外加捅了一刀;Vanoss,扛着火箭筒把他连人带车轰上了天……

公共频道里不停传来他的朋友们笑到快要窒息的声音,Delirious也还跟着一起笑,但已经不再是那种高亢而兴奋的狂笑。他心里微微有些纳闷。怎么搞的?今天的恶作剧多得出奇。

直到平时不爱整人的Moo也加入到捉弄他的行列中时,饶是Delirious耐心再好也终于是有些厌烦了。他语气不禁有些平板起来:“Fuck you guys,你们这群little bitches。”

大伙又都笑了起来,Lui在一片嘈杂中用童音问他是不是生气了,他下意识地笑着摇头,然后才反应过来其他人看不见自己。于是他爆发出一阵H2O Delirious的标志性大笑,张狂又肆意:“当然没有,就凭你们这些毛都没长齐的小混球,也想气到我?”

公共频道里又是一阵爆笑,但这次他却没有听到Vanoss的笑声,之后也不怎么听到Vanoss在频道里说话。Delirious对此有些在意,不过也没说什么。

他们一群人总算是相对安静地又玩了一会,直到Wildcat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你们这群夜猫子(night owls),每次约好要一起玩都他妈晚上11点多才开始,老子现在困死了……Kelly也早就睡下了……啊不玩了不玩了,我熬不住了,要先下了。”

“Nightowl?哈哈哈哈,那说的难道不是Evan吗?本来就是猫头鹰,也用过这个代号,在现实生活里也超能熬夜。”大伙又是一阵嬉闹,互道晚安之后纷纷离线。

前些天一直在熬夜剪视频,今天又连续盯着电脑屏幕好几个小时,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得到充足睡眠的Delirious现在感觉相当疲惫,脑袋也在隐隐作痛。他揉了揉太阳穴,跟群聊里还剩的Nogla、Terroriser和Vanoss三人道了晚安之后就下线关了电脑。他伸了个懒腰,起身把通往花园的门打开,招呼在外面玩了一整天的狗进屋。

安顿好那条看起来跟他一样精疲力竭的斗牛犬,他径直回到卧房,倒在床上。倦意像海浪一样席卷而来,他很快便觉得睁不开眼,在坠入梦乡之前却还在迷迷糊糊地想,Vanoss为什么到后面不说话了?……之前不是还笑得很开心吗……

                                                                                                                    

他是被手机的振动吵醒的。该死的东西。他仍然闭着眼,伸手摸索起那个不安分的、还在振动的小玩意。

枕头边……没有。床头柜……没有。被子上……也没有。我的手机到底在哪?

Delirious猛地睁开眼,彻底清醒过来。他坐起身,看向先前自己随手放在电脑桌上的手机。手机屏幕随着振动的频率时暗时亮,不过在他起床去拿手机之前,振动就自己停了下来。

会是谁啊?他一边打哈欠,一边抬腕看表。

8点11分。

他懒洋洋地起床,并没有着急去看是谁打来的电话,洗漱完毕之后才返回来拿起手机,解开锁屏——

……?怎么会是Vanoss?他周六一般不是中午才会起吗?况且……

他想都没想就给对方回拨了过去,那边接起来的速度却也惊人。实际上,他刚一拨过去,对面的Vanoss立马就接起了电话。

“Vanoss,你有急事找我?你那边现在才凌晨五点多吧?出什么事了?”Delirious不等对方开口就连珠炮似地问道。

“……我一晚没睡。”电话那边的Vanoss,声音就算是因为电流而稍稍有些失真,Delirious也听得出来他原本清澈又温和好听的声音因为疲惫而变得沙哑,说出来的话也因为一些不可解的原因含混又小声。要不是因为担心对方有什么要紧事、他下意识地把手机紧紧按在脸颊边竖起耳朵仔细听,Delirious差点就没有听到Vanoss的回答。

“一晚没睡?天啊,老兄,你在搞什么?”

电话那边的Vanoss沉默不语。Delirious只能听到沙沙的微弱电流声。

“Vano-呃,E-Evan,到底出什么事了?你愿意跟我谈谈吗?”Delirious能感到对方给人的感觉很是阴郁,不由得愈加担心起来。

“嗯…”Vanoss终于再次开口,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因为紧张还有那么一点点发颤——

“……你,你在生气吗?”

Delirious怎么都没想到对方酝酿半天,居然说出这么一句让人着实摸不着头脑的话,“哈?什么生—不是,我为什么要生气啊?”

“我昨晚想了好久,觉得我们闹得太过分了……你也知道,大伙high起来以后有时候是会很过分……我—我很抱歉,对不起,下次不会再这样了。”Vanoss不太自然地清清嗓子,用比起之前大一点的声音说道。

Delirious一向了解这位比自己小了五岁的亚裔青年,尽管他体格强健,看起来像是那种不拘小节的运动型阳光大男孩,不过心思却很细腻。虽然说Vanoss喜欢对关系很好的朋友恶作剧,但却从不喜欢让恶整越界,搞得大家不开心。他一直都很注意不要踩到那条红线。每次在Nogla或者是Terroriser被大家欺凌到真的要开始发怒时,Vanoss基本都是最早收起玩闹态度、赶紧调节气氛的那一个。

不过话又说回来,Vanoss居然会为了这么一件根本算不上事的事一晚没睡、还专门打电话想给他道歉,这……这还真是前所未有。就算是以平时注重调节气氛的Vanoss的标准来说,这种反应也太夸张了点。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至于会为了玩游戏时的胡闹真正置气,就算当时确实有不愉快很快也就过去了。还有一点也让Delirious很在意。他和Vanoss认识将近5年,这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也足够让他慢慢发现虽然Vanoss生长在西方,平日跟熟人也闹得很疯,可他毕竟还是出身于亚裔家庭,毕竟还是亚裔,东方式的含蓄依然流淌在他的血液里——他在一些场合还是不太放得开,真要表达情绪时也会比较委婉。这次能这么直接坦率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对Vanoss来讲,还真是难得一见。

说实话,当时被大家接二连三地恶整确实让Delirious不那么舒服,但顶多是有点厌烦,因为他清楚朋友们没有恶意。退一万步讲,就算之前他真的有那么一点点恼怒,那点恼怒现在也随着Vanoss出乎意料的直率态度和小心翼翼的道歉烟消云散了。见状,Delirious赶紧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我没生气,真的没生气。”

电话那边的亚裔青年却并不相信他:“你真的没生气吗?你昨天在Nogla和Terroriser之前就下线了,后来也一直没有回我给你发的信息…我是说,如果那样闹你让你反感的话,我会去跟Tyler他们商量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我自己也会注意的。”

喔。好吧。

Delirious总算明白为什么Vanoss会误会他生气了。理由很明显有两条:一是,他们一群人一起联机玩游戏的时候,Vanoss总是最后一个才下线,而Delirious出于某种他自己也说不清的原因会一直陪着他,直到群聊里只剩他们两个,他才会跟Vanoss再闲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互道晚安之后才离线,同时还要叮嘱Vanoss不要熬夜太久——结果他昨天因为头疼和疲惫,没有按他一直以来的习惯陪着Vanoss、也没想起来跟Vanoss说明一下情况就下线了;二是,对于Vanoss他真的算得上是有求必应,只要有可能,Vanoss给他发任何消息他都会及时回复,就算没能及时回复,他也会在看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向Vanoss解释原因——然而他昨天把狗放进屋之后倒头就睡,早上起来也没有来得及查看手机消息,自然又没能回复Vanoss半夜三更发来的消息。

Vanoss听起来相当认真和小心,甚至还有一点受伤。这下反而是Delirious开始有点慌了。Evan真的很在意这件事,总感觉他为这个还挺难过的。

“反感这词用得太重了,Evan,说不上什么反感不反感,就是大家一起使坏让我有点招架不住。”句尾处Delirious温和地笑出了声,想要安抚一下Vanoss的情绪。他有意放缓语调,并不像平时那样声音高亢兴奋、扯着喉咙大声说话,而是用了一种他很少对Vanoss用的、比较低沉严肃但又温和的语调,“我根本没放在心上,大家本来就是朋友,互相玩闹很正常,没事的。你真的不用那么在意,Evan。你知道,我又不是青春期的脆弱少女。”

“嗯…好吧。”Vanoss总算是接受了他的解释,紧接着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

“赶紧去睡觉,傻瓜。” Delirious语带笑意调侃道,“居然为这么一件蠢事担惊受怕这么久,你也真是个十足的drama queen,嗯?”

“我可没有,bitch!”Vanoss很快恢复了平时那种嬉笑打闹的态度,立即大声反驳他。Delirious暗中松了口气。

“一个担心得整晚没睡着的人也敢说!”Delirious大笑道,“得了,废话少说快去睡觉,Evan,你清楚熬夜对身体有多不好,亏你以前还是打冰球的运动员。”

“好好好,爱瞎操心的老头子。”

Delirious几乎可以想象得出Vanoss在电话那头对着空气翻白眼的样子。“嘿!放尊重点,我只比你大了五岁好吗?”

“只大了五岁?是啊,确实不算大。不,等下,今年你不就30了么?”Vanoss咯咯笑道,“哇喔,还有几个月你就要30了,但我今年才25耶,大叔。”

“You fuck!”Delirious笑骂道,“好啊,既然你坚持认为自己还是小孩、而我已经是大叔了,那你就得乖乖听我的话。小孩要听大人的话你清楚吗,Evan?赶紧去睡觉!”

Vanoss又笑了起来,这次换上了一种天真无邪的语调:“好的,Jonathan叔叔。”

“你这小混蛋。”Jonathan也笑了。

先前颇有些让人不自在的气氛在两人的嬉笑打闹中消失殆尽。

好不容易把Vanoss赶去睡觉,Delirious这才有空坐下来,按照每天的惯例打开电脑。

他本来想打开Gmod随便玩玩,但才玩了一小会儿就觉得没劲,莫名地烦躁。他百无聊赖地退出游戏,这下又鬼使神差地划开了手机。

他一眼就看到了Vanoss在凌晨给他发的消息,不假思索地点开查看起来。

                                                                           

                                                         2:18

- Hey,D                                                                            

- 抱歉                                                                                

- 今天好像有些闹过头了 :-P

                                                          2:25

- 你生气了吗?                                                                  

                                                          2:49

- Delirious?                                                                     

Delirious看着之前他没能回复的那些消息,脸上不禁露出了微笑。虽然心里清楚没有必要特地再回复Vanoss,但他不知怎么突然玩心大起,决定和Vanoss开开玩笑。

                                                                        

                                                        10:02

                                                                               我凭什么不生你的气?-

                                                                                                                                                                                                                                  xD -

他猜Vanoss现在应该已经睡着了,一时半会儿回不了他,于是又打开了Gmod。这次他又能全神贯注地投入游戏了。真是奇怪。

之后的几个小时,Delirious一直在忙自己的事,还把Cartoonz邀到家里一起录游戏,但心里总是留意着手机的消息推送。

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

那会他和Cartoonz在打战斗方块剧场,玩得正是起劲。突然间Delirious的手机传来消息提示音,他想也没想就按下Esc暂停了游戏,腾出手来解锁手机——

                                                        17:05

-我刚醒                                                                           

                                                        17:06

-你现在才看到                                                                 

-我道过歉了,bitch                                                         

                                                                       喂喂,注意文明用语,小子 -

                                                                                 看起来你睡得还不错 -

                                                                    我也跟你说过了,“没事的”-

                                                                                                  Owl boy -

-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                 

- 我就是想看看你什么态度,随口问问而已

- 也没什么大事

- 主要是…

- 现在有你这句话

- 我以后就可以放心戏耍你了LOL

                                                                        嘿!I have feelings man! -

- 开玩笑啦 ;-)

- 晚点一起玩Gmod?

                                                                                          好啊,九点钟?-

- 九点钟

- 过会儿见

                                                                                                好,一会见 -

Delirious根本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打着回复的时候“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本来不知道他在看什么的Cartoonz转过头来,扫了一眼对着手机屏幕笑得那叫一个灿烂的Delirious,心里大概有了数。

“你在跟Vanoss聊天。”Cartoonz根本都不耐烦用疑问句。

Delirious的眼睛还盯着手机,分心道:“是啊。怎么?看一眼消息不影响我们玩吧?”

“是不影响。但你那个表情真是扎我眼睛。”Cartoonz无比嫌弃地说,“麻烦你行行好,收起那个蠢到爆的恶心笑容好吗?”

“哪里蠢了?”Delirious这才回过神,马上反驳道,“而且我笑得也不恶心好吗?”

“你又看不见自己刚刚什么表情。笑得跟个弱智痴汉一样。”Cartoonz皱起眉头,“干什么,他又在逗你?”

“这小子好不容易坦率一次,结果现在又别扭上了。我估计之后他们要是找到机会还会疯狂地耍我,不过我拿他没办法,因为他这样其实还挺可爱的。”Delirious不以为意地回答,又把视线放回手机上,手指开始无意识地在手机屏幕上滑动,往前翻看他和Vanoss之前的聊天记录。

这下Cartoonz的整张脸完全皱了起来,作出厌恶状。

“你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吗?”

“啊?怎么了?”

“……”Cartoonz实在不想帮Delirious重新提炼一遍刚才那段话的重点——“因为Vanoss很可爱所以我拿他没办法”。

我的老天。

他深吸一口气,没好气地说,“你还不打算跟他说吗?”

“说什么?”

“…喔你他妈在逗我吗?跟Vanoss告白啊!”

这回轮到Delirious面露嫌弃了。“Luke,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Tumblr或者AO3上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没有,等下,所以说你看过—”Cartoonz忍不住插嘴。

“—我只能说你以为的并不是你以为的。”Delirious没有理会他,语气平淡地把话接着说完。他把头转回屏幕,拿起手柄,“接着玩吧,晚点我还要和Vanoss一起玩Gmod。”

Cartoonz看着认识早就超过15年的友人——Delirious面向电脑,表情平静,耳尖微微有些发红——毫不掩饰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耳朵都红了,白痴。两个人天天逮到机会就开始调情,Jonathan你还说Evan可爱,我的妈——就这样还好意思说没什么?

紧接着Cartoonz转念又想起Delirious这么多年来的感情生活——他单身那么长时间可不是没有原因的——就不由得担忧起来。这家伙一直都对这类事情不够敏感,迟钝得要命。像Evan这样,表现得已经够明显了,如果他还没意识到这有什么、他们两个干的那些事都不算是在调情,那他真的活该单身这么多年。

不过这样的担忧在一周后彻底从Cartoonz心里消失了。

他就不该因为担心Delirious有可能还不开窍,而让他邀请Vanoss跟他们一起玩Rainbow Six的。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哦,对了,是“历史总在重演”。

当他和Ohm、Moo又一次被对面打得找不着北、在公聊频道里惨叫着求援时,这两个家伙居然又像上次一样,缩在一个角落里嘻嘻哈哈、胡说胡闹,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队友已经死得差不多了。

这场比赛自然是输得无比屈辱。

操。没羞没臊。我恨他们两个。

直到很久之后,Delirious才终于因为被忍无可忍的Cartoonz狠狠刺激一番而开窍、意识到自己对Vanoss确实有不一般的想法,最后开始想尽办法追人——那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不管怎么说,老天,感谢Cartoonz和他的暴脾气。

评论 ( 4 )
热度 ( 53 )

© Pavilion130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