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vilion130

一个钟情于H2OVanoss的游戏宅。

Cold spring day in Boston/New adventure began here

*如题,这是Cold spring day in Boston的另一部分,本来只是想写个番外性质的补完,结果字数暴走(。)这篇就作为它的另一部分放出来好了23333

*全程Del大哥纠结的心理戏(。)

*一定以及肯定会ooc,绝对有bug

*DV向!DV向!DV向!

如果以上都没问题,那么请往下拉——


*

Moo跟Vanoss互道了“再见”。

他看着Vanoss下线,自己却没有急着关掉Skype。

他了解Vanoss。他认识Vanoss那么多年,相当清楚之前亚裔青年给他的答复只不过是应付,估计又在闹些什么别扭。

“唉,Evan,你这样可不行啊……”Moo自言自语道,眼睛盯着电脑屏幕出神。

他回忆起自己一直以来都认识的那个Vanoss,不,应该说是Evan,那个一直都有点外冷内热、别扭、不够坦诚的Evan Fong。

他知道那些都是Evan用来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手段——说实话,这个亚裔男孩的心思其实出乎意料的细腻——但作为老友,Moo一直都希望Evan能在某个人的身边放下所有戒备,恣意生活。

这样的人明明已经出现在了Evan的身边,但Evan本人却没什么自觉,还时不时会因为对方闹点小别扭。

几年过去,饶是耐心再好的Moo,也已经受够了只在一旁不温不火地劝上几句。

他下定了决心。

只要能打开僵局,这次就算是会惹恼Evan,他也无所谓了。

他看了看在线人列表,发现他想找的那个人刚巧上线。

Moo搭在腿上的左手食指和中指交叉,他深吸一口气,向对方发起了语音聊天。

“嘿,Delirious……”

 

*

Delirious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他从Moo那边知道了Vanoss的打算,然后在一种莫名其妙的激情驱使之下,没怎么想就办好了前往波士顿的一切手续。

有一周左右的时间里他一直处在一种非常不正常的亢奋状态中,情绪高亢激昂、注意力难以持久,晕晕乎乎,整个人好似是一半飘在云间,一半走在地上。

直到登上飞往波士顿的班机、飞机离地的那一刻,Delirious才突然清醒过来。

我到底在干什么?

现在怎么办?

他焦虑地咬住下唇,心乱如麻。在那种莫名其妙的激情消退之后,原本被压抑住的慌乱和焦虑一齐涌了上来。

他暗骂一周之前的自己简直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居然在一时冲动之下做出这种天杀的蠢事,还算好他没有热血冲头,让其他人知道。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他苦恼地用手撑住额头,这还一度让同座的旅客误会他身体不适,小心翼翼地询问他是否没事。他在礼貌地回应了对方之后又一次陷入沉思。

他左思右想,反复评估可能出现的风险,一路都在纠结,最后终于在住进预定好的旅馆之前决定,把这回一时冲动当成一次旅行散心。

毕竟我也很久没有出过远门了,旅行旅行也不错。他试图以此说服自己,但心里清楚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

在波士顿随意游玩的几天平静又安逸。

Delirious吃惊地发现自己其实还挺喜欢旅行、也挺喜欢这座城市的。他以前一直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不会轻易离开家乡的人,更不是个喜欢四处旅行的人,现在看来也不尽然。

要不是因为太冷,damn,搞不好我真的会考虑在这边定居。

他心不在焉地瞄着河边一对黏腻的小情侣,有一搭没一搭地想。

最近一段时间他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准确地说,是一种预感,预感到自己的人生即将走到十字路口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很快就会发生一次大变化,具体是什么变化他说不上来——但他对改变心有顾虑,甚至有些畏缩。

这很不像他。他只能解释为自己不再像二十岁刚出头时那样,那么初生牛犊不怕虎了。

我大概是真的快要步入中年了,不如几年前那么有胆量、有冲劲了。他自嘲地想。现在,我干什么事都是求个安稳妥当。

Delirious一向是个喜欢冒险,并热衷于享受其中快感的人。对他来讲,中规中矩的人生缺少刺激,无聊透顶。

按照社会给青年人安排好的定式随波逐流,按部就班地上大学、找工作、乃至组建家庭,这些都是他最不需要的。

他有胆量、有反骨,只是因为喜欢游戏便义无反顾地辞掉工作,选择成为YouTuber。这些年来他从没有后悔过自己当时的决定,虽然这样的选择并不是那么主流,也很辛苦,但他一直坚持做着自己真正喜欢的事,并引以为豪。

但近一两年,不知道是因为年龄渐长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感到自己越来越倾向于安稳下来,不再像以前那样冒进。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像他一直所定义的那个“自己”,越来越不像那个张狂恣意的Delirious。

说实话,他不清楚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心态上的这种转变毋庸置疑地给他带来了相当大的焦虑感。

每当这种时候,他总会最先想起Vanoss。

Vanoss,这家伙有一个好听的名字Evan Fong,是个天杀的加拿大人,是个小他五岁的亚裔,是个体格强健的青年,还是个狡黠又混蛋的小魔王,总是让他毫无抵抗力,总是能把他惹到无可奈何、可又觉得对方别扭得可爱。

非常奇怪,与Delirious关系亲近的朋友不在少数——Cartoonz作为他的竹马铁哥们就更不用说——但Delirious总会在焦虑和沮丧的时候最先想起Vanoss。

Delirious曾经很认真地思考过为什么不是其他任何人,而是Vanoss——

........这可能是因为在Vanoss身边他总是能毫无保留、放肆笑闹吧。

操,为什么我走着神又想起Vanoss来了?

他狠狠地抹了把额头,手指用不必要的力道和速度敲击着手机的返回键,再一次退出联系人界面——这几天他不知点开多少次的、Vanoss的联系方式界面。

是的,你可以随便说我怂,因为我现在真他妈是怂爆了。

他自暴自弃地踢开脚前的鹅卵石,看着远处乌云滚滚、大雨将至的光景,闷闷不乐。

 

*

灰暗却无雨的天空果然撑不了太久,没过多会就淅淅沥沥地洒下雨滴来。

看来出门前为防万一带上雨伞,还真是做对了。

Delirious从河边的观景长椅上起身,撑起伞,缓步走在慢慢被雨打湿的街道上。

虽然是走在路上,可前方却并没有什么目的地。Delirious是个随性的人,很多时候都不会刻意去做什么计划,而是跟着心情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去哪就去哪。

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了一个上午之后,他突然很想去汉考克大厦转一转。没有任何理由,权当是放松心情。

他很快选定了路线,径直向卡普利广场的方向走去。

汉考克大厦高耸入云,通体被浅兰色的镜面玻璃包裹着,俨若一面巨大的明镜矗立于城市的中心,倒映着三一教堂与阴云密布的天空,美丽非常。这座大厦会被称作镜子大厦,看来并不是徒有虚名。

Delirious把伞从右手换到左手,努力想回忆起这是哪位建筑大师的巨作。在他模糊的印象中这位大师好像也是位亚裔,名字是什么来着……?好像是Leoh?Leoh Ming Pei?

等等,我为什么要用“也”?

Delirious仰头看累了,他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颈,视线不经意扫过自己的右前方,一个人的背影赫然闯入他的视野——不想看见都不行,这家伙没有打伞,在一片伞的汪洋大海中实在显眼。

而且好像还是个亚裔。

Speak of the devil。

我刚刚正在想和亚裔有关的事呢,眼前就出现一个。Delirious不禁暗自失笑。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Delirious就开始变得对亚裔特别关注起来。说实话,他以前对亚裔并无什么特殊看法,因为他觉得大家都是平等的人,不过是肤色不同而已——他当然不是那些种族歧视的白垃圾,但也没有什么奇怪的癖好,你懂的,就是对亚裔人群有着某种特别的兴趣。

但自从某个时间点之后,这一切都变了。他变得特别关注亚裔,对他们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近感。

他喜欢Donnie Yen的电影,《深入恶土》他也看得津津有味。最近几年,他尤其喜欢《移动迷宫》里的Minho,那位身手矫健的小哥——他不好意思承认,因为这听起来总感觉有些奇怪——但Minho总会让他想起一个特定的人。

……总会让他想起Vanoss。

啧。

Delirious自嘲着摇了摇头,从这种他自认为相当矫情的思绪里脱身出来。

他用余光看到那位亚裔青年甩了甩头,活动了一下肩膀,用手不停地搓揉着自己的胳膊,看起来是因为长时间淋雨而被冻得够呛。

Delirious本来想乐于助人一次,正要热心地上前询问青年是否需要帮助(比如打伞送他一程之类的,反正他也没什么事要做),不巧那位亚裔正好转身准备离开。

Delirious停住了脚步。

他感到自己像是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桎梏住了,只能留在原地动弹不得。他的心脏在头脑真正理解情况之前便突然擅自加快了跳动的速度,震得像是要飞出胸膛,他甚至感到心口的神经仿佛打起了结,传来一阵揪痛——

那位亚裔青年,分明是Vanoss啊。

虽然他低低地戴着那顶黑色鸭舌帽、脸被遮去大半,但这并不妨碍Delirious只看一眼就把他认出来——毕竟,网络上一切有Vanoss露面的视频或者相片,都被他来回看过不知多少次了。他其实隐约觉得自己这样很像stalker,完全说得上变态,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他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Vanoss毫不在意地与他擦身而过。

这下Delirious发觉自己终于能够动弹,他打着伞转过身,盯着Vanoss离去的背影,觉得自己的腿开始发软。

这是上帝那糟糕透顶的幽默感在作祟吗?操你大爷,耶稣基督。这他妈一点都不好笑。

Delirious下意识地咬住下唇,内心激烈斗争起来。

他对面见Vanoss——他是说,真正地和Vanoss面对面并且表明身份——这件事一直有着相当多的考量,无论是多么细枝末节的情况他都做过相应的想象。

Cartoonz曾经就这件事多次嘲讽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怂包:“你就不能男人点,不要怂,直接上吗?”

而他的回答基本都大同小异:“不能。这事我必须非常慎重。我不想给他留下坏印象。”

每当他这么回答的时候,都会收到一记杀伤力十足的白眼和一阵“你已经无可救药了”的摇头。

但是,说真的,他要去见的又不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而是Vanoss。单是这点就足够让他既是期待又是惶恐了。

长期积压的情绪在这一刻瞬间决堤,猛烈地冲击着他的理性,把他的大脑搅得一片混乱。

我要这么做吗?

这次是他的腿脚背叛了他的头脑,抢先自己动了起来。

他的脚紧跟Vanoss的步伐,不多会就把他带到了街角旁的一间小餐馆前。他看着Vanoss闪身钻了进去。

他像个傻子一样撑伞呆立在餐馆门前,不知所措。

我真的要这么做吗?他再一次问自己。

Delirious不清楚自己在门口站了多久,但当他看到店里的Vanoss懒散地靠在沙发长椅上休息,脸上不知因为什么而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时,他明白自己的问题有了答案。

Fuck it.  I'm going in.

 

*

虽然是以破釜沉舟的气势进了餐馆(这明显吓到了过来招呼生意的店员),但Delirious在最后关头还是退缩了,他实在没有那个胆量直接冲到Vanoss的对面说,嘿,我是你那个一直没有露过脸的网友H2O Delirious。

这也太蠢了。他扶额摇头兼带叹气,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完全没有注意到这种夸张的动作又把过来给他送热水的店员吓了一跳。

Delirious坐在跟Vanoss相邻的隔间。他选择跟Vanoss坐在同一边的位置上,因为这里刚好可以透过那面巨幅的街景窗户玻璃看到Vanoss的倒影。

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振动了起来。他随手拿起手机,漫不经心地解开锁屏——喔,是Luke发过来的信息,还带一张图片——Delirious一边点开信息栏查看,一边分心想,说起来最近也没怎么跟他联系,他好像不在家……

在Delirious看到信息内容的一瞬间,他差点把手里的玻璃杯掉到自己的大腿上。

-猜猜我在哪?芝加哥,bitch!

-我去找Ryan了XD

-怎么样,羡不羡慕?

底下还带着一张图片,是Cartoonz与另一个人勾肩搭背的照片,不过他有意没有把对方的脸照进去。那人身穿着一件印有大大欧米伽符号的T恤。

Delirious强自镇静地把还没喝下去的水全数咽下,以免过会一时激动呛到自己。

芝加哥?Ryan?在他认识的Ryan里,住在芝加哥的只有一个——

-……你去找Ohm了?

-不然还能是谁?

-总算见到他本人了

-比你们都早哈哈

-他还是没想好要不要在你们面前露脸,所以那张照片我故意没拍到他的脸

-……哦,那挺好

-怎么,羡慕嫉妒恨了?

-说真的,你什么时候才有胆子去见Evan一面?怂得跟个婆娘似的,丢不丢脸?一直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啊?

Delirious向来不喜欢Cartoonz用这件事对他说教,如今Cartoonz和Ohm又居然赶在他和Vanoss之前见了面,两件事加在一起让他不知道哪根神经被刺激到,顿时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

他用鼻子嗤笑一声,飞快地打字回复:

-……Vanoss现在就在我旁边

-什么?你就胡扯吧,怎么可能?他不是在洛杉矶吗?你居然出远门了?

-订正一下,他不在洛杉矶,他在波士顿;还有,对,我出远门了

-我不相信你,发张图过来

-你就等着瞧吧

 

他起身,没有多想就往Vanoss那个隔间走过去。

 

*

在一番气氛颇有些紧张的“交涉”之后,Delirious终于如愿坐在了Vanoss的对面。

Vanoss并没有只靠声音就认出他来,对此他毫不吃惊。

Delirious清楚自己原本的嗓音和他经过电流加工扭曲过的声音还是有挺大不同的。他真正的声音要比那个高亢清亮、还有点疯狂的小丑声线要低沉不少,也更有磁性一些。

他从一开始就在用的、那支质量堪忧的麦克风对此要负很大的责任——这让他的声音和其他人相比起来,会失真得更厉害一些。

两年前他终于对那支破旧难用的麦克风忍无可忍,换了一支质量很好的专业麦克风,本来想就这么用下去,但粉丝们纷纷表示跟以前差别太大,完全听不出来是他,Delirious又只好从Cartoonz那搞来一支被他淘汰已久但质量还过得去的麦克风,一直用到现在。

话又说回来,又有多少人在现实生活中说话会一直是高声大喊大叫、还夹杂着疯狂大笑的?

所以听不出来也很正常。Delirious眼睛虚盯着窗外,走神想到。

他之前跟Vanoss找的借口是想看街景,当下为了不让对方起疑,便只能装模作样地做出一副在看街景的姿态。虽然街景真的很不错,但他还是对现在就坐在他面前的Vanoss更感兴趣。

他又盯着窗户外发了一会呆,假意是在欣赏街景——实际上是在通过窗户玻璃上Vanoss模糊的倒影偷偷观察他。

对面的Vanoss貌似对他这个“陌生人”完全不感兴趣,看起来一直埋头在把玩自己的手机。

他抓住这个时机打开了照相应用,把手机横着举到眼前,装作给街景拍照。在确保自己的动作不会太可疑之后,他小心翼翼地把Vanoss框入镜头,迅速地按下了拍摄键。

他立马把手机放下来查看刚刚照下来的相片。他必须得说他很满意。

虽然是随意拍就(说白了是偷拍),但构图和色彩却出乎意料地不错——天气阴沉时特有的那种柔和光线轻柔地笼罩在姿态慵懒放松、垂着眼把玩手机的Vanoss身上,再加上小餐馆温馨的装潢和带着晶莹雨露、同时倒映着雅致街景和Vanoss模糊身形的巨幅街景窗户玻璃——人物、光线与背景和谐地交融在一起,让这张相片很有一种闲适静好、但又莫名私密暧昧的感觉。

Delirious突然不想把这张相片发给Cartoonz了。

但一想起Cartoonz先前给他发的和Ohm的合照,Delirious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撇了撇嘴,最后决定发送图片的时候不点选“原图”一项。

如果他想点开放大细看的话,就让他看像素去吧。Delirious阴沉地笑了笑。

-你要的图,bitch

-绝对不准外传,不然我拧掉你的头,听懂没?

 

他稍微等了一会,就感到手机跟发了疯似的振动起来。

Cartoonz那边一口气发过来好多条意义不明的讯息,其中有一条甚至是纯粹的乱码,显然是激动过头失手发送出来的——Delirious从中感到了一丝不必要的快意。

-操,真的是Evan

-我信了

-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和他在一块?你怎么知道他去波士顿了?

-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秘密 :)

-Bitch

-好吧都无所谓了,反正我有预感那些回答我大概听不了一分钟就会觉得烦

-那现在呢?你们两个相认了?然后喜极而泣抱头痛哭?

-白痴,怎么可能

-噢,那就是火花四溅咯,你们两个是不是立马互诉衷肠然后激情拥吻了?

Delirious感到自己的脸瞬间烧了起来。

Cartoonz的那句玩笑话在隐秘间好像捅破了些什么。他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人掐住一般迅速收紧,心脏也好似悬在半空中,毫无着落地砰砰直跳。

就像是小时候淘气做了什么错事,本想瞒天过海、却突然被父母发现时的那种感觉。

心虚又惊慌。

他不舒服地清了清嗓,又咳嗽两声,试图缓解喉部的不适。

-……Luke,我发誓,你再这么满嘴跑火车的话,我会把你那张喋喋不休的大嘴用钢琴线缝起来

-哦呀,不小心戳破你的小秘密了?对不起啊哈哈

-你怎么可能知道?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得了吧,Jon

-我不弯,Luke,你要我说多少次?

-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但你对他感兴趣

就算看不到Cartoonz本人,他也非常确定现在竹马脸上欠揍的坏笑已经沉下来,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Delirious感到自己的脸颊更烫了,这股热度很不幸地还在继续往他的全身扩散——他焦躁地换了个坐姿——但他的大脑不可思议般地冷静了下来。

Cartoonz对他来说就像是兄长,平时啰嗦又烦人,但永远都是他最坚实的后盾,在他需要的时候,总是会一边指责着他的不是,一边又理所当然地接纳、保护他。

那Vanoss呢?

Vanoss对他来说,像什么呢?

他不知道。至少现在还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非常享受和Vanoss相处的每一秒,就算他们在一起游戏录影的时间总是不甚固定甚至短暂、就算他们不曾谋面,他的这种感觉从来没有变过。

刺激、新奇又快乐。这就是Vanoss带给他的感觉。从他们认识的那一天开始便是如此。他喜欢这种感觉。

是不是真的对Vanoss有着什么超越友情的期待,他一时理不清,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对Vanoss的关注异乎寻常。

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了。

-我……我不知道,Luke

-我需要时间想清楚

-喔,那么就看看你这个榆木脑袋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吧,希望别是50年后

-我在你面前就是一本摊开的书,哼?

-你以为我认识你几年了?整整15年,bitch

-等下,等下,有点不对劲

-如果你现在已经和Evan表明身份了,你不可能跟我聊天秒回的

-你是不是还没跟他说上话?

……操。他有时候真是痛恨Cartoonz不合时宜的敏锐。

他这次没有立即回复,不一会Cartoonz那边就又发来了消息。

-我的天

-你个天杀的蠢蛋

-跟他搭话啊!

-别到最后关头又怂了!!

-你这样这样也配叫男人??!

Delirious挫败地皱起眉头,咬紧了后牙——只要一想到自己作为一个马上步入三十岁大关的成年人、却还跟十几岁的青少年一样那么容易被人看穿,他就感到一阵莫名的气恼。

Cartoonz的话确实还是起了作用。

他冷静下来,开始思索怎么跟Vanoss表明身份但又不会太突兀——不过他还是在心里默默对竹马的那张胡子大脸比了个嚣张无比的中指。

Vanoss的叹气声把他拉回了现实。他抬眼,看到印象中时常带着腼腆笑容的Vanoss此时一副闷闷不乐又委屈的模样——他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捋着头发,乌黑半湿的短发胡乱地支棱在他的脑袋上。

这让他看起来就像一只被主人强行放进洗澡水里、明白万事皆休然后放弃了挣扎的小猫。Delirious不合时宜地想。

他希望Vanoss能一直是那个带着腼腆微笑的亚裔青年,他希望Vanoss能一直是那个憋着一肚子坏水、变着法捉弄他们的小恶魔,他希望Vanoss、不,是Evan,能一直快乐下去。

他不喜欢现在这样郁郁寡欢的Vanoss。

但他可是H2O Delirious,一个有着张狂笑声的Youtuber,一个给无数人带去欢笑的gamer。他最擅长的,就是用他的恶作剧和笑声,去逗乐他的朋友们。

尤其是Vanoss。

Damn the consequences. YOLO.

他终于带着紧张又期待的情绪开口:“咳,嗯……所以,看起来今天不太顺哈?”

 

*

这比他想象的要容易不少。

他很清楚自己这次要好好捉弄一下Vanoss(本来目的最后就是要逗他开心),便故意装作是个想要搭讪他的陌生人。

在一开始确实是有些紧张和放不开,但眼前的人他毕竟太熟悉了,到后来那些调笑完全不是有意为之,全是自然而然就脱口而出的。

想到用要签名的方式向Vanoss表明身份纯粹是他临时起意(还算好他随身带着记事本)。他不确定这样做会不会起很好的效果,真的下定决心之前也确实纠结了一会,但最后还是一咬牙一跺脚,豁了出去。

“没错,落款是Jonathan Smith。就是你知道的那个Jonathan,aka H2O Delirious。”

Vanoss那个仿佛机械故障卡壳般呆滞、试图逐字逐句消化他话里意思的表情,实在是好笑,但也可爱到不行——他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当然,这个张狂的笑声就算没有经过电流的扭曲,也一样独特,足够让Vanoss听出这是谁了。

就在那个瞬间,他知道Vanoss这回算是真正和自己相识了——跨越了5年只在网络上嬉笑打闹的时光,如今他终于毫无保留地出现在了Vanoss的面前。

当他看到Vanoss脸上的神情温和下来,慢慢绽出一个有点腼腆但发自真心的微笑时,他便知道,他所作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两人相视而笑,而Delirious突然明白过来,自己为什么总是会在焦虑沮丧的时候想起Vanoss、为什么总是对Vanoss那么地关注、为什么总是那么享受Vanoss的陪伴——Vanoss让他总是感到刺激、新奇又快乐,让他随着年纪渐长而日趋平淡无聊的生活重新又有了波澜,有了热情和冲动。这正是他一直都最享受的,冒险的快感。

这就是了。

真正地与Vanoss……不,与Evan相识相知。

这就是他预感到的那个大变化,这就是他人生的十字路口。而他对这样的改变毫无畏惧,甘之若饴。

他可以预见到,从此以后他再也不会无聊,再也不会对平淡的生活感到厌烦——因为这次,Vanoss真正来到了他的身边。

跟他在一起的每一秒,都是一场全新的冒险。

新冒险,从现在开始。



Side D

End.

==========

Luke:我就知道对付Jon这臭小子,激将法一用一个准(。)

全文END.

评论 ( 2 )
热度 ( 46 )

© Pavilion130 | Powered by LOFTER